苦妓回忆录

编辑:鲜果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7-04 22:37:35
编辑 锁定
《苦妓回忆录》[1] 马尔克斯小说封笔之作,与大师其他作品都不一样,是一杯时间酿成的甘露,值得一读再读。原著创西班牙语出版奇迹:首印130万册,一周内加印50万册。 七十多岁的马尔克斯在文中探索另一种价值,极端的、纯洁的、不可能的爱的价值,给行将消逝的光,写了一封情书。文笔愈发机智洗练,短短的篇幅放射出无尽的光芒,给人带来天鹅绒般的阅读快感。高晓松曾经以昔年种柳为译名翻译过该作品的第一章。[2] 
书    名
苦妓回忆录
作    者
[哥伦比亚] 加西亚·马尔克斯 
原版名称
Memoria de mis putas tristes
译    者
轩乐
ISBN
9787544275590[2] 
类    别
外国文学
页    数
114页
定    价
25.00元
出版社
南海出版公司
出版时间
2015-3
装    帧
精装
品    牌
新经典文化

苦妓回忆录内容简介

编辑
一个老记者为了庆祝自己的九十岁生日,给妓院老鸨打电话,要找一个处女过夜。他信誓旦旦要重温旧年激情,但不知为何,真正面对少女时却无动于衷。更荒唐的是,他发现自己疯狂地爱上了她。
在这个沉睡的美人儿面前,他回忆起自己一生的风流与荒唐,历历在目的情欲与混乱之爱的轨迹,拼图成了他的一生:堕落而孤独。
《苦妓回忆录》是马尔克斯的小说封笔之作,原著于2004年出版。时隔十年,人们急不可待。出版前一周,小贩已开始在哥伦比亚首都波哥大街头兜售此书的多种盗版,出版社被迫将发行日期提前,并以130万册的天文印数,挤压盗版的市场空间。未料由于市场需求强烈,一周内再加印50万册。
在《百年孤独》中,马尔克斯曾总结说布恩迪亚家族孤独的原因在于缺乏爱的能力;反而言之,爱也可以打败时间、衰老和孤独,让人重获新生。
“活到九十岁这年,我想找个年少的处女,送自己一个充满疯狂爱欲的夜晚。”[2] 

苦妓回忆录创作背景

编辑
马尔克斯写《苦妓回忆录时》(2004年),才77岁,
加西亚·马尔克斯 加西亚·马尔克斯
但是他感觉到了衰老,甚至死亡也正在走近。这是他最后一部小说,此后,又活了10年。
《苦妓回忆录》所写的故事,发生在20世纪50年代,这正是马尔克斯本人开始从事记者职业的年代。1949年,年仅22岁的马尔克斯为哥伦比亚卡塔赫纳省的《宇宙报》撰文。一年后,他在哥伦比亚巴兰基亚的《先驱报》开辟专栏,在新闻界崭露头角。1954年,他回到哥伦比亚首都波哥大,为《观察家报》撰写报道,1955年他在该报发表了《一个船难水手的故事》的系列报道,引起轰动,这时,他已成为哥伦比亚最好的记者之一。[3] 

苦妓回忆录人物形象

编辑
他写了一个记者。在90岁这年,老记者突然想嫖一个年幼的处女。这个90岁的老混蛋,此时应该感觉到的也是死亡的迫近,但是却以生命的勃发表现出来。在90岁生日这天,他要把这个计划付诸实践,从此,他爱上了那个贫穷、刚刚在发育的工厂童工,她才14岁。小说不长,故事中的时间,只有一年。老记者迎来了自己的91岁生日,“真正的生活开始了,我的心安然无恙,注定会在百岁之后的某日,在幸福的弥留之际死于美好的爱情。”这像一个预言,因为作家本人,正是在写完这部小说后10年辞世,他活到了87岁。[3] 

苦妓回忆录作者简介

编辑
加西亚·马尔克斯(Gabriel García Márquez):1927年出生于哥伦比亚马格达莱纳海滨小镇阿拉卡塔卡。童年与外祖父母一起生活。1936年随父母迁居苏克雷。1947年考入波哥大国立大学。1948年因内战辍学,进入报界。五十年代开始出版文学作品。六十年代初移居墨西哥。1967年《百年孤独》问世。1982年获诺贝尔文学奖。2004年出版《苦妓回忆录》。2014年4月17日于墨西哥病逝。[2] 

苦妓回忆录作品鉴赏

编辑
马尔克斯由此回溯了自己漫长的一生,冷漠的,猥琐的,通过付钱来获得性快感,明明动了真情却连婚也不敢结的可怜巴巴的一生。小说的大部分篇幅落在“回忆”二字上,作者显然希望借此重拾写作《霍乱时期的爱情》时那力挽狂澜的气魄。马尔克斯在写作上向来更注重广度,如大海,要有无限的包容力,作品的力量感才能由此而生。《百年孤独》是一部历时七代人的家族史,《霍乱时期的爱情》则被称为爱的百科全书,《苦妓回忆录》的篇幅虽然比不上前两部作品,但作者的野心仍在,他希望通过对一个漫长人生的总结回顾来表现出情欲的浩瀚,用时间的长度来测量它的宽度,初衷不可谓不善,可惜情欲并不是以它的宽度来展示其深刻性的,情欲本身并没有包容力,它是刀尖,只有尖锐、锋利的一面,它的魅惑力引人犯罪,它的彻底性能打通死亡,它就像一口井,你只有义无反顾地向下走,才能探得真相。[4] 
《苦妓回忆录》里读到的,更多的不是爱情而是年龄和疾病。隐秘的生动画面让我们一瞥深藏的忧伤:“我的心中满是酸泡沫,让我呼吸困难”;“我宁愿先死,我说,我的口水冰冷。”讲述者不止一次告诉我们,他的肛门很痛。人老了,对现实的感知就不断下滑,他也一样,有时也有惊人的可爱:“满月攀升到中天,世界看起来好像淹没在绿色的水中。”魔幻现实主义一直依赖于记忆的折射,爱也一样:“从那时候开始她在我的记忆中变得如此清晰,和她在一起我可以为所欲为……看到她,抚摸她的肉体时,似乎还不如我记忆里的她真实。”德尼·德·鲁热蒙和弗洛伊德(见弗洛伊德1912年的《性生活中最普遍的退化形式》)都认为,女性以肉体、妻子或代孕母亲存在时,带着复杂而顽固的现实主义和迫切的需求,不如想象中的或者雇用的女性更能激发性欲,因为后者出于我们自己的意志。在《爱与群魔》中,这种幻象以被遗弃的小公主出现,一个野性又神秘的流浪儿。在《苦妓回忆录》中,她是一个工人阶级的密码,她在睡梦中屈服,无言的身躯象征着生命的奇迹。对九十岁的浪荡子来说,纪念对某人的爱这种本能并不稀奇。在生命慢慢腐朽时,这样的记忆在某一刻会将时间洪流反转,让讲述者耳边的絮语声静默下来,“不论你做什么,这一年或者是接下来的百年,你将永远地死去。”[5] 

苦妓回忆录书评

编辑
《苦妓回忆录》与马尔克斯以前写的东西都不一样,读起来有种天鹅绒般的快感。是他给行将消逝的时光写的一封情书。
——美国普利策小说奖得主约翰·厄普代克
马尔克斯写了一部小说,探索另一种价值,极端的、纯洁的、不可能的爱的价值。这是经典的爱,向时间挑战散发它短暂的光辉;这也是浪漫的爱,向死亡挑战完成对回忆的记叙。
——秘鲁诗人胡里奥·奥尔特加
加西亚·马尔克斯曾是我们年轻时射程最远的灯塔。
——音乐人高晓松[6] 
加西亚·马尔克斯的这部作品光彩夺目,一如以往,且在如此之短的篇幅中,放射出如此耀眼的光芒。
——西班牙《国家报》[7] 
作品鉴赏

苦妓回忆录改编影视作品

编辑
丹麦导演卡尔森·亨宁依据马尔克斯作品拍摄同名电影《苦妓回忆录》,由杰拉丁·卓别林安吉拉·摩琳娜主演。[1] 
参考资料